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荒岛轮虐
荒岛轮虐
一个月之前,上级布置了一次演习任务,演习中需要配备一个野战医院,由我和小婷先去进行初步的布置,还派了一个医生小林。

  上了那个岛之后,布置好了医院,我们三个一起洗了个澡,我发现小林医生(军衔少尉)人虽然只是一般的漂亮,可身材绝对诱人。特别是乳房,非常漂亮。

  腰肢和屁股也都很诱人犯罪。她为人很清高,看上去好象还是个处女。

  从岛上回来的路上,还有别的单位的一个文工团员搭我们的船。她军衔和我一样:中尉。很漂亮,身材还不错,皮肤一流,白皙,细嫩。聊的时候我发现她是个对什么都无所谓的女人。

  船上就我们四个。回来的路上遇见大风雨,把我们的小船吹到了一个陌生小岛上。我们四个早就迷失方向了,又有风雨,也没办法辨别方向,我们把船先泊在了岸边,上了岛,想先补充点食物和淡水,避避风雨再走。

  运气还不错,找到个浅浅的山洞,我们把船上的固体汽油拿来一点点上火围在火边,衣服早就湿透了,趁这个机会,我们把衣服都脱光了支在火边烤。

  过了一会,小婷和小林就睡着了,毕竟太累了。小亚也躺了下来,她一翻身,手有意无意的摸到了左边我的乳头,我一下子觉得好象有一股电流击中了我的乳头,一股又酥又麻又痒的感觉覆盖了我的乳房,我全身也禁不住抽搐了一下,我也伸出手去摸了摸小亚的乳房,小亚的乳房不是很大的那种,却是很有弹性,又白有软,小亚也轻轻恩了一声,声音有点淫荡。把眼睛睁开了一半,眯眯地看着我,她的另一只手伸过来摸着我的腰,慢慢地又滑到了我的屁股上,我也忍不住恩了一声。

  她的嘴唇贴到了我的唇上,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不停地挑逗着我的舌头,我居然开是兴奋了,开始不断地抚摩小亚的身体:乳房和屁股,小亚的屁股圆圆的,又白又嫩,她的手指也不断地挑逗着我,慢慢移到我的肛门上,开始用她的手指挑逗我的肛门,我的屁股也禁不住开始扭,她的手指又轻又软,比那些男人的东西搞得舒服多了,她用她的大腿不断地按摩着我的阴部,我开始呻吟了,全身麻酥酥的,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,禁不住分开双腿,想让她塞什么东西进来,她则倒转过身子,我们两个成了69的样子,她的舌头不断地舔我,我也不断地舔着她的下面,她用舌头舔着我下面的小豆豆,用手指摩挲着我的肛门,那种感觉,简直象飞上云端……可就在我们两个都陶醉的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点什么,转头一看,原来是小林已经醒了,穿好了衣服坐在一边看着外面。我们也不好意思了,穿好衣服躺了下了。

  我们刚穿好衣服,忽然听到洞外有声音,刚想出去看看,就看见四五个军人用冲锋枪指着我们了,看他们钢盔上青天白日的徽章,原来这是个国民党管的岛。

  小婷还没穿上衣服,这时候惊醒了,几个当兵的用枪对着她,让她穿上衣服,她慌得连内衣也来不及穿了,直接穿上了作训服和裤子。

  他们押着我到了一个营房,看样子这个岛上驻防的人也不多,可能就十几个人。

  他们把我们绑在了一个大房间里柱子上,过了一会,一个军官摸样的人走了进来,问:“你们谁是头?”

  没人回答他,这是纪律。

  他淫笑着打量着我门,然后走到小林面前,摸着小林的脸,问:“谁是头?”

  小林闭着眼,不理他。

  他把手向下移,摸了摸小林的脖子,然后解开了小林军装的一颗扣子,问:

  “谁是头?”

  小林还是不理他。

  他转回头,对一个手下说:“把弟兄们都叫来。”

  过了一会,来了十几个当兵的,围着我们。

  他又解开了小林军装的两颗扣子,把她的军装向两边一拉,小林的胸口就暴露了,小林的乳房很漂亮,此刻白色的乳罩托着她的乳房,一条迷人的乳沟展现在十几个男人面前,小林涨红了脸,气得几乎流出眼泪来,可还是一句话也不说。

  那军官说:“哈哈,你不开口是吗。好。”说着,又把手伸到了小林的屁股上开始抚摩,他捏着小林的屁股,又把手在小林的大腿间来回抚摩,隔着裤子摸着小林的下阴。那时小林还是个处女,22年一来,只有她的男朋友摸过一次她的屁股和乳房,她平时是那么骄傲和清高,此刻,却在十几个男人面前被人凌辱。

  就听见“兹”的一声,小林的军裤已经被撕开了,露出了里面雪白的大腿,连白色的小内裤的边也露出了一点,那军官又把手伸到了小林的乳罩里,直接捏着小林的乳房,小林哭着喊道:“放开我!”

  军官说:“放开,行啊,你说,谁是头。”

  我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,说:“我是头。有话要和你一个人说。”

  那军官走到了我的面前,说:“你要说什么啊。”

  我说:“让我别人先下去,我和你一个人说。”

  军官让手下先把小林他们三个押走了,现在,大屋子里只有我和他了。

  我说:“长官,你们守着这个岛,很辛苦吧,我好好扶持你一次,你放了我们好吗?”

  军官说:“哦?那你怎么扶持我?”

  我说:“那你解开我啊。”

  军官解开了我的绳子,我慢慢解开我的衣服,靠在军官的身上,一只手伸进军官的裤子开是抚摩,忽然我吓了一跳:他的东西那么大,有鸡蛋那么粗了。

  军官一下子把我压到下面,撕了我的裤子,和乳罩,又扯掉了我的内裤,分开我的双腿,一下字把他的东西塞了进来。我上身还披着海军的作训服,下身却被他的东西在猛烈地抽插,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。我忘我的呻吟着,过了好一会,我到高潮了,可那军官还在插,我都有点受不了了,他才射出来,然后他又把我翻过来,让我撅着屁股,我吓了一跳:那么大的东西要插我的肛门吗?

  果然,他插进了我的肛门,又是一股剧痛。过了好一会,他才射进了我的直肠。我才松了一口气,他说:“你让我爽了,我的弟兄们怎么办?”

  我说:“好,我让他们都爽一下。”

  他说:“都进来。”

  只见所有的人押着小林他们三个都进来了,小林感激地看着我,见我身上只穿着一件作训服,乳房却露着,下身也是赤裸裸的,大腿根和屁眼周围都是精液,大家都明白了。

  军官说:“弟兄们,这个女军官说愿意慰劳大家。”

  那些敌军一真哄笑,就走了上来。军官说:“等等。”

  然后让他们把小林,小亚,小婷绑在我的周围,说:你们好好看着!

  然后他让我躺在一张桌子上,他的士兵三个三个的上,轮流地插着我的嘴、肛门和阴道。他则站在小林她们三个边上,逼着她们看我被强奸,我则在享受着这难得的经验。

  忽然,小亚的嘴里恩了一声,那军官一看,说:“哈哈,小骚货,你也想被插了是不是。”说着把手伸向了小亚的阴部,一把扯了小亚的军裤,小亚穿的是一条黑色的T 型内裤,几根阴毛从大腿根边上露了出,小亚垂下了头,那军官伸手在小亚的裤裆里一摸,说:“哈哈,果然是小骚货,都湿成这样了啊。”

  他让士兵把小亚吊了起来,乳房垂向了地面,屁股却高高翘着,两条大腿被绳子牵向两边了,从后面看,肛门和阴道都暴露的很充分,他又吩咐了一句:拿摄影机来,拍!

  小亚的乳头上被夹上了两个铁夹子,屁眼里插了一把手枪,阴道里也被插了一把手枪。

  过了一会,所有的当兵的已经都在我身上射过一次了,不是嘴里,就是阴道里,或者是肛门里。那个军官又在我的阴道里和肛门里各插里一把手枪,在乳头上夹上了夹子。放下了小亚,又开始轮流干小亚。

  几个暂时轮不到的士兵则在一边,有的把他们的阴茎塞进了我的嘴里,有的在一边摸着小婷和小林的乳。看来,那军官没下命令,他们不敢搞她们。

  等到所有的人又把小亚搞了一次,所有的人都走了。屋子里只绑着我们四个。

  小婷在不停地哭,小林则流了几行眼泪。

  第二天,他们又来了,这次他们先搞了小婷。然后,他们把小林绑在了桌子上。

  小林早知道逃不过了,可也没任何办法。

  军官淫笑着说:“知道为什么今天才搞你,知道你是个处女,今天,全体为你开苞,哈哈!”

  小林闭着眼睛躺在桌子上,一声不吭。军官命令人把小林平放在一张桌子上,双手举过了头,也绑在了桌子上,双腿却高高举着,向两边分开,绑在了房间的柱子上,屁股下垫了一个枕头。

  军官慢慢地解着小林的衣服口子,少尉军官的那个星在她的肩头颤动着。

  衣服全揭开了,军官一把扯掉了小林的白色的乳罩,小林的两个乳房象小兔子一样不安分的跳动,粉红色的乳头骄傲地挺立在雪白而柔软的乳房上。小林的肚子柔软而平坦,纵向的肚脐浅浅的,十分性感。可这些从来没被男人看过的稀世珍宝今天却裸露在十几个男人面前。

  军官又用刀割小林的军裤,很快,小林的下体露了出来,两条修长白皙的长腿,白色的少女内裤,几根阴毛从内裤边露出来。

  军官开始吻小林的乳房,拨弄小林的乳头,我看到小林的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。另一边,有人在拍摄着罪恶的镜头。

  军官拨弄的一会,小林的乳头因为生理的原因还是硬了起来。

  军官淫荡地笑着,用到一点一点地割开了小林的内裤。

  小林的下体完全暴露了,黑色的阴毛整齐地覆盖着她的私处。

  军官却拿出一把剃刀,开始仔细地剔着小林的阴毛,阴毛剔光了,小林的阴部在人们面前暴露无疑,他又把小林的屁股垫得高高的,让所有的人轮流去吻小林的阴部。小林闭着眼,痛苦不堪,平时一向清高的小林这会却被十几个男人轮流参观自己的生殖器。上身,却还穿着海军军装,配着少尉军衔。

  所有的人都吻过了小林的阴部了,军官脱下裤子,走道小林边上,说:“睁开眼睛。”

  小林睁开眼睛,看见有婴儿胳膊般大小的阴茎正对着自己的嘴,忙转过头。

  军官却用一把刀顶着小林的阴道口,说:“舔,要不用用这把刀给你开苞。”

  小林没办法,只好流着泪,舔起了军官的阴茎。

  舔了一会,那阴茎又大了几圈,军官有说:“用手握着我的鸡巴。”

  小林的小手几乎握不过来那支特大的阴茎,军官的阴茎不断的摩擦着,过了一会,一股又浓又烫的精液全射在了小林的脸上。

  可是军官的阴茎却不见软,反而更硬了,又伸进了小林的嘴里,十几分钟后,射在了小林的嘴里,小林被呛得咳嗽起来,她想吐,可军官用刀逼着小林把精液全喝了下去。

  接着,军官把阴茎顶着小林的阴道口,说:“哈哈,今天是你22岁的生日,祝你生日快乐!”我猛然醒悟,军官证上有她的生日。

  那个军官腰里一使劲,正要把他的阴茎塞进小林的阴道里,可还没进去,忽然就停下了,回头对他身后的几个当兵的说:“来,你们来玩儿她吧,别破了这小妞的身子。”说完,就让开了。接着,几个男人来到小林的边上,一个男人骑在小林的肚子上,用小林的乳沟夹着自己的阴茎,来回的抽动,又有两个用小林的小手握着自己的阴茎,还有一个把自己的阴茎在小林的脸上来回蹭着,还不时地塞进小林的嘴里。小林紧闭着双眼,默默忍受着这种蹂躏。

  过了一会,小林的脸上、乳房上已经全是乳白色的精液了。现在还算是处女的小林,嘴里却已经被三、四条阴茎插过了,身上,也沾满了六、七个不同男人的精液。

  这时候,那个军官又出现了,先把小林那条白色的内裤垫在小林的屁股下面,然后,一条超级大的阴茎顶在小林的阴道口,只见他的腰向前一挺,随着小林一声惨叫,她那从没有人进入的私邸已经被那条超级阴茎插进了,小林的阴道紧密包裹着军官的阴茎,阴茎在不停地抽插,小林的脸上却痛苦异常。

  过了许久,只听那军官一声闷吼,忽然挺住不动了,我知道,他已经射在小林的身体里了。

  可是他还没有罢休,随着他阴茎的拔出,殷红的血染红了小林白色的内裤,他把染了血的内裤盖在小林的脸上,说:“好好保留着,你处女的纪念。”

  说完了,又让人把小林翻了过来,屁股却撅得高高的,在场所有的男人看着小林又白有嫩的屁股都在咽口水,军官笑着对大家说:“别急,马上就轮到你们了。”

  说着,那条超级的阴茎又插进了小林的肛门。

  小林一声惨叫,眼里流出的泪水和脸上的精液混在了一起。

  等他退下之后,一群男人冲了上来,顿时,小林的嘴里,阴道里,肛门里都插满了阴茎。十几个人轮流干着小林。刚才还是处女的小林这会却已经被十几个男人干过了,她的私邸里已经在一夜之见接待了十几个男人。

  以后的几天里,我们被全裸的绑在屋子里,不时地有男人来干我们,一直到七天之后,才找机会逃了出来。

  【完】